我叫XXX,二十四年前我出生在中国大连,而十年前我感觉我看破了世间疾苦,可以了无牵挂撒手人寰。十年前,我上初二,青春期的我一反乖巧常态,开始反对体制内教育,反对应试教育,反对老师,反对父母,怕是我唯一不反对的只是网游。从那时,我放弃了上学,我开始了一年半的网游人生之旅,打怪升级,拼命得想在游戏里实现人生价值,找寻人生的意义。在这一年半中,我不能说我是幸福的,因为我也困苦,而我的父母怕是更加难过,在中国,孩子不读书可能会让这个家庭没了希望,我不上学在家打游戏,我母亲看见了就开始哭,而她一哭我就吼她,因为她让我很扫兴,她上班我在家打游戏,她回家了,我在家打游戏,她求求我,说孩子,你能不能不打游戏了,你知不知道我每天上班想着你在家打游戏我都没心思干活我说你别烦我。我很幸运,他们没有放弃我,而是寻求拯救我的道路。在这一年半中,我父母可以说尽一切努力来让我重新走上正轨,我们找过大仙问前途,撒过符水来驱魔,拜过观音寻救赎,咨询医生把钱付。我说爸,你给我买这个装备我就上学,你给我买MP4我就上学,甚至我家都托人给我转一个差一些的学校让我进去当鸡头,但都没有用,我都会乖乖得重新做到电脑面前在网游世界里遨游。

直到我家楼上的一位奶奶把我和我母亲领到基督教堂,我和我母亲上台决志,我其实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上去,我不愿意将这个形容成我的决志,我想应该是年少冲动,教堂里的一位何爷爷为我和母亲代祷,寻求主的帮助。自此之后事情开始出现了转机,我母亲看到我打游戏之后,她没有再当我面哭,她回到自己的屋里关上门开始祷告,其实我当时不管她干什么,只要她不烦我就行。楼上奶奶决定带着我出去旅游,去贵州和上海看她的亲戚和女儿,她的女儿见到我后很生气,天天冷面相对,换位思考,如果我的父母如果领一个十几岁的不相干孩子出来玩也会让我很困扰,因为毕竟涉及到安全问题,这趟旅行我并不快乐,奇怪的是,那之后,我开始回去上学,虽然有时不愿上学,但最后也进入尖子班顺利毕业考取了大学拿到奖学金,令我父母宽慰许多,他们认为是耶稣基督在我里面做功,而我不信,我感觉完全是我自己的能力,我只是认为母亲借着信仰发生了变化,她不再懊恼,她变得积极这是件好事,而我对基督教的态度就是,毕竟是有缘分,我愿意接近,直到我被完全说服。直到今年二月份,有一个念头重新扎进我的内心,我买车之后出了两次事,头一次是因为我朋友痛风没饭吃,我去买了饭给他送饭,出了车祸,第二次是冬天时单位的老奶奶需要买东西,没人帮他,我出于好心帮她,结果去买东西的时候又出了一次事。我很懊恼,我打电话问任桦阿姨,我说阿姨你有没有时间我想和你说说话,我问阿姨,我说为什么我做好事却没有好报,阿姨说这世界上哪有因果,只有主耶稣才能给你平安和喜乐,这时我突然意识到,是不是我平安走到今天不是因为我自己,而因为我母亲在为耶稣里为我祷告,一路若不是因耶稣负我进行,我又哪里会有力量和平安。我家蒙受了主恩我却没有感恩,我在高兴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主,认为自己成熟刚强,而我在苦难的时候却见到自己了无知软弱无能,那是二月份,我重新决志,发于内心,不是年少冲动。

我在认识主的路上坎坷很多,有许多老我里固执的想法,但我意识到如果我的杯子是满的,那么再多的水也不会倒进去,我在我的杯子下面开了个小口,让旧水慢慢流走,让新水慢慢流进直到充满。我要感谢主,今天藉着洗礼,让我和主耶稣同死、同埋葬,也与主同复活。让主的宝血洗去我罪恶,使我得到赦免、平安,也免去神的忿怒,得永远的生命,成为天父的孩子。受洗归入教会,成为肢体。靠着圣灵,让我远离罪,和主亲近,献上我余生来活出主耶稣,荣耀他的名。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