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初的一天,一个老朋友对我说:“以前你给我的感觉总是比较忧郁,最近你看起来挺Happy,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我想了想,这段时间在我的生活中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第一,我的博士后研究合同到期,正在寻求新项目和工作,但这总不能算是高兴的理由。第二,经过多年探索真理的道路,我终于被主寻见,从此决志信主。我知道,那是主在我心中藉着圣灵做工,培育了喜乐的果子。

人有七情六欲,喜怒忧思悲恐惊,羡慕嫉妒恨,细算下来,喜乐总不到十分之一。来加拿大弹指十年,回想信主前的日子,也确是如此。登陆加拿大的欢喜很快被新生活的忧虑所笼罩;Master 毕业的欣喜立刻转化为找工作和继续深造机会的纠结;父母成功二签获得探亲签证的狂喜没多久便淹没在爱人连续两次流产的忧伤中…… 真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也难怪朋友觉得我总是充满忧郁了。2011年,我在农业部研究中心开始我的博士研究生项目并且认识了曹荣老师。曹老师不是我的指导老师,所以我们接触不多。然而在很长的时间里,他给我的印象总是一脸喜乐,充满正能量。我当时就想,难道他就没有丝毫忧愁吗?后来我听说他有一个喜乐小组,或许原因就在于此。去年的某一天,我参加了喜乐小组的聚会,惊讶地发现不只是曹老师,所有的人都充满了喜乐,而且并非每个人都一帆风顺。那喜乐从何而来,是先天下之忧,后天下之乐的高义之乐?是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潇洒之乐?还是此间乐,不思蜀的虚妄之乐?通过小组的学习,我找到了答案: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喜乐是圣灵的果子,是因着神和与神相交而获得的满足和快乐。放下忧愁何等困难,只是信主之前的我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就可以战胜忧愁。殊不知很多时候只是用下一个短暂的喜悦把它冲淡。认识到神之后才知道: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从此,从神而来的喜乐逐渐在我心中扎根。

我信主的道路并不平坦,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我始终在试图证明什么。不同的是从开始时证明神的虚幻到后来说服自己承认神的存在。所以,当任桦老师第一次问我是否感动时,我只是回答“快了”。然而,喜乐的种子一直在发芽,生长。以至于在我人生又一处坎坷到来时,喜乐淡定逐渐代替了忧愁烦恼。我终于明白了,神是夕在,今在,永在的全能者,他不但创造了世间万物和运行规则,而且改变人们的内心。作为受造物,我还在很长的时间里怀疑或证明造物主的存在,是何等的可笑。于是,在去年10月20日,我决志信主,承认我是一个罪人,凭着信心领受主耶稣白白的救恩,因为祂用宝血洗净、涂抹、赦免了我的罪,使我与神和好,成为蒙恩的罪人、蒙爱的儿女,君尊的祭司,使我在基督里蒙福和喜乐。

今天我决定受洗,诚心的悔改,与耶稣基督同死、同埋、同复活,把我生命的主权交给神,让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引领我一生的路,荣神益人,讨神喜悦。阿门!

朱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