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天很高兴跟大家分享我的信仰经历。

我是2009年刚到加拿大的时候去Cambridge教会听了牧师的讲道后觉得有感动就决志了,可以称得上是“一时冲动”。但是这么多年属灵方面都没有太大长进,一直忙于自己的学业、工作、家庭。直到2016年我先生信主之后才开始慢慢参加喜乐小组的学习,参加教会的活动,对基督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我的父亲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信仰者,从我记事起就接受了很多哲学观点,例如相对论,矛盾论以至于我上高中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觉得非常容易,非常合乎情理。我是2008年来到贵湖做博士课题研究,在来到加拿大之前关于基督教都是通过电视看到的,大部分都是讲某某利用宗教活动如何骗人,如何诱人上钩。所以在国内我对任何的宗教活动都是避而远之。后来在来加拿大之前学校里国际交流合作处的工作人员给我们做出国培训,告诉我们在国外人生地不熟要多参加教会活动,千万别轻信社会上一些别的人的话,注意保护自己,有什么困难可以寻求教会的帮助。从此之后我对基督教有了好感,后来每每参加教会或者小组活动都会被弟兄姐妹的关切的话语和行动深深的感动。觉得在别的地方除了家人朋友没有人对我如此的关心。记得刚来加拿大的时候还和朋友辩论究竟基督好不好,我的观点是好。但是朋友却说美国不也是基督建国,总统每次演讲完都会说“God blessing!”,但是他们为什么还是会去别的国家挑起战争。我竟一时无言以对,后来随着对西方社会了解的深入,才知道如果人人都真正的相信基督,按圣经的原则做事,就不会有些坏的社会现象,不会有战争。

在这之后的五六年时间,分别在美国和加拿大的生活,也时不时会去教会,这期间可能是对基督认识的量变吧,自己感觉没有大的长进,但是基督已经在我的内心慢慢生根发芽。直到2016年我先生受洗,看到了他的生活态度等等发生了一些改变,我也就敞开心扉接受基督。直到后来上新生命的课程,才对基督有了更系统的认识,把以前学的零散的片段串起来。感谢神,每次上完新生命课出来都觉得心情特别的好,阳光都比平时要明媚,后来才知道是圣灵在我心中的工作,是我的内心很渴慕仰望神。 而且最近我们对以后回国生活还是留在加拿大的问题上的纠结也让我觉得个人的力量真的非常渺小,应该祷告并交给神来做决定,我们要做的就是顺服神的旨意。我的想法是如果选择回国,以后孩子还是有很大可能要出国来深造学习,不管是出来上本科、还是硕士,还是再早的,读高中。他虽然有加拿大的身份,但仍旧感觉上是留学生,没有父母亲人在身边。我和我先生都是从留学生过来的,知道来了要适应语言、异国文化等等是一件多么的困难的事情。记得当时就非常羡慕在加拿大长大的同龄人是多么的幸福,可以逢年过节回家,对当地的语言文化都是非常的适应,一切做起来都很得心应手。所以就非常不希望孩子以后还要受我们所受过的这些苦。但是如果留在加拿大,父母年纪也越来越大,又很不适应国外的生活,想到他们不愿意过来,又非常思念我们就会非常的伤心 。所有这些纠结、顾虑让我觉得很难抉择。经常感觉非常的焦虑不安。自从开始聆听神的话语,就觉得平静了很多。我也会经常祷告,寻求神的旨意,愿意顺服神的心意。

信神之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遵纪守法,谨记自己做人的原则,能帮助别人的尽量帮忙。所以刚开始对‘罪’非常反感,觉得我没有犯罪,为什么承认有罪,后来才知罪叫‘sin’所有的虚荣心、追求金钱名利地位、喜欢别人的夸赞、贪念等等都是罪。我愿在主面前真实悔改,求祂的宝血洗净我所有的罪。我深知靠自己无法活出神的义,唯有藉基督所赐下的新生命、并靠圣灵的大能,才能成圣活出神的美好。

回想我这一路走来其实是有很多恩典,感谢神!从小有父母的精心呵护,上学虽然不是一帆风顺,但也没有大风大浪 。从小坚信靠自己的努力,只要自己肯付出,就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发现每当自己所定的目标实现之后,只会高兴很短时间后,又开始觉得不满足。什么都很难让我达到长久的喜乐,听了刘传道讲道之后才明白,自己原来一直在用‘虚无的东西’来满足自己的灵的需求,当然会觉得不满足。从此,我要用神的话语来喂养我的新生命,让他尽快长大、成为丰富的灵。我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成为神宝贵的儿女,把一生交在祂手中,让祂掌管、引领、使用。我愿一生信靠祂、跟随祂、爱祂、敬拜祂!不但承受在基督里的祝福,也成为别人的祝福。让我的人生不再一样,荣神益人、讨神喜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