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感谢主,让我今天能够受洗,并站在这里为主作见证,也感谢大家见证我的受洗。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是一名普通的90后,唯一不普通的是,我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是家里的老七,家里有上过大学的哥哥,也有没有上过大学的姐姐。所以,对我而言,到了上学的年纪就上学,哥哥姐姐们都是我的榜样,活了这二十几年也算一帆风顺。因为在家是最小的,谁都很照顾我,求学的路也算顺利,保研、保博,一路走到这里。而人生的意义,真的没有认认真真的思考过。

其实我在来到加拿大之前从未接触过教会,唯一印象就是大学假期回家,我妈妈告诉我,邻居阿姨信了耶稣,每个周五周日一群人去做礼拜,仅此而已。当时也就像听故事一样,听过就没有去在意。而我第一次接触圣经,是在大学的时候,我一个朋友在学校里认识一位从日本来交流的老师,我记得她拿着圣经,用中文跟我们讲“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我们见过两次后,她就回国了,我与主又错过了。

但是感谢主的安排,我申请到了加拿大的留学机会。来之前师兄师姐们就告诉我,我到了Guelph,曹老师一定会带我去教会。我当时就一直在想,教会是什么?是美剧里的那种标志性建筑?还是像达芬奇的艺术品“最后的晚餐”里描绘的,大家一起聚餐?到Guelph的第一个周日,我来到教会,那天正好有个白人分享经历,Juliette翻译,虽然不记得说了什么,但是全程很欢乐,那个下午内心出奇平静,一扫初次来异国他乡的阴霾。并且,我见到教会每个人都有着发自内心的喜乐和热情。之后我上了新生命课,当时的我深受国内无神论的影响,对基督信仰有着偏见,觉得教会是统治者为了更好统治用的工具。我当时甚至无法理解,任阿姨会为了信仰,辞了工作,只侍奉主。对我而言,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好好读书,为什么?上大学。上大学为了什么?找份好的工作。但是通过新生命的课,以及小组、教会弟兄姊妹平常的言行,让我对基督信仰大有改观,也让我渐渐地对于基督信仰有了新的定位和理解。

去年的野外崇拜,听了炬平弟兄的讲他弟弟生病的亲身经历,我泪如雨下。人是何其的软弱,无法面对死亡,无法接受亲人的离去;人是多么的渺小,我们能做的并不能改变什么;人又是有罪的,心思意念里都是邪恶。在那一刻,我接受了我们的主,在他面前认罪,承认我是个罪人、求祂接纳我,赦免我的罪,赐我新的生命、成为神的儿女、活出祂谦卑的样式。之后,我参加青年团契,每周去小组,周日有空就去教会。每次参加聚会,我内心都是平静的,我都会静心思考,思考我在认识上帝之前的想法、作为以及生活,思考怎样按上帝的话语,慢慢改变自己。我试着按照上帝的话语去做,慢慢发现,我的生活不一样了。我与丈夫有摩擦的时候,学会了去多交流和顺服。与朋友有摩擦的时候,时刻记住,要懂得谦卑。渐渐的,我与丈夫的争吵少了,与身边朋友的关系好了,心中的忧虑也不见了。

临近毕业,学习的压力渐渐大了,文章投了被拒投了被拒,曹叔叔鼓励我,要学会向神祷告,把一切交给神。在我特别迷茫、忧虑、不安的时候,我开始了我独立的第一个祷告,祷告结束后,我不忧虑了,也不心慌了。马太福音6:34: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神教导我们,每天当每天的难处就可以了,不要为还未发生的事情去忧虑。感谢主,是你的话语让我内心平和。

我现在能理解教会的弟兄姊妹们的付出,理解任阿姨能辞去工作一心事奉主,能去牙买加条件那么艰苦的地方宣教,弟兄姐妹们去多伦多上神学院的课,苏华夫妇能远赴台湾学习。更深的感动是,自己实验室和隔壁实验室的老师告诉我,曹老师不会去做不符合规定的事,因为他有信仰,是基督徒,这句话深深的促动了我。因为信仰,我们活出了不一样的生命。感谢你们,是你们的付出和见证坚定了我的信仰,也是因为你们活出的不一样的生命吸引、引领我来到主的面前。

现在我的灵还处于比较弱小的阶段,经常有不懂的地方,也经常软弱,但是感谢主拣选了我,还常常通过我身边的朋友帮助我,帮我解答疑惑,让我常常自省。感谢主的看顾,也感谢我身边的朋友们。从今天起,我愿意成为主的儿女,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一心依靠祂。愿所有的赞美与荣耀,都归于主!

谢谢大家!

0